当前位置:主页 > 友情 >

手工活150一天在家做 小说h

  “莫褚寻,宁夏不是我撞的,你信不信?”
 
  叶明珠忍着腿脚麻痹一步一步艰难走到莫褚寻面前,头发凌乱,瓢泼雨水顺着额头流下挡住了视线,她昂起头,拼命忽略嘴里泛出的苦涩,倔强且骄傲。
 
  雨幕里,英挺俊逸的男人从医院门口走出来,面容冷峻绝情,冷冷扫了一眼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女人,视若无睹,从她身边擦肩而过。
 
  “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”叶明珠踉踉跄跄跑到他眼前,绝美的脸憔悴苍白:“我们认识那么多年,你至少听我解释一下。”
 
  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叶明珠脸颊抽疼,巨大的力气震得她身体往后仰去。却被一双冰冷有力的手指粗暴地捏住了下颚。
 
  头顶上,一片乌云,狂暴汹涌。
 
  “叶明珠,宁夏现在就躺在里面,孩子没了,她重伤昏迷不醒,医生说,也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。”
 
  森寒的嗓音,带着一贯属于他的冷酷和疏淡。
 
  莫褚寻捏着她的下巴,另一只手毫不怜惜地攥住她的长发,把她从地上扯起来。叶明珠头皮被他扯得生疼,忍不住惊叫了一声,却被他一个凌厉的眼神刺得噎在喉咙里。
 
  森森的寒意,从脚底蹿上心头。
 
  “宁夏不醒,叶大小姐,你也活不了。”
 
  “不、宁夏真的不是我撞的,我不知道她肚子里有了孩子。莫褚寻,你凭什么污蔑我?”叶明珠拼命地想要解释,她真的没有蓄意去撞宁夏,宁夏本来就是她从小一起长大最好的朋友,她怎么可能那么心狠手辣?
 
  “呵!”
 
  男人浑身散发着凶狠戾气,居高临下看着她,“那为什么,撞了宁夏的车,也是一辆兰博基尼veneno?”
 
  她来不及解释。
 
  “全世界只生产了三台的兰博基尼veneno,整个港城只有你叶大小姐有那个殊荣拥有一台。港城人都知道叶大小姐爱车如命,从来不会把车借给外人。嗯?你跟我说,宁夏不是你撞的?”
 
  “我没有,我对天发誓,绝对没有伤害宁夏!”
 
  “还记得林记者吗?那天晚上,他拍到那天晚上十一点坐上兰博基尼veneno的照片。你给我解释一下,大半夜的,你出去干了什么?”
 
  林记者?
 
  叶明珠一个激灵,这几年来,是有个记者一直在后面跟踪她,对她死缠烂打,并且扬言一定要拍到她的火爆绯闻。
 
  可,她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啊!
 
  莫褚寻瞳孔里渐渐浮现戾色,攥着她长发的手紧了紧,恨不得扒下她一层皮,“你不是爱我吗?爱得抛弃自尊,爱得变成恶魔,爱得连你最好的姐妹都敢杀害……两条性命啊,叶明珠,就是把你剁成肉酱喂狗都偿还不了”
 
  男人眼里盛着厌恶,狠狠甩开她走向车子。叶明珠猝不及防打了个趔趄,双腿一软跪在地上,两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裤筒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?莫褚寻,我没有害她,你好歹听我解释,我请侦探去调查,我会查清楚……”
 
  “叶明珠,你就等着蹲监狱。”
 
  “不!你不能这么对我,我肚子里……”有你的孩子。
 
  后面的话被风吹散在风中,莫褚寻走得急,根本就没有听到那后半句话。车门砰地一声关上,叶明珠冲上去,五指正巧夹在车门缝里,撕裂的痛遍布四肢百骸,她却恍然味觉。
 
  “莫褚寻,你听我说,莫家晚宴酒店里的人不是宁夏,是我,是我和你在一起……”她脸色苍白,这些本来打算一辈子死死埋在心里面的话,此时她却大喊了出来。
 
  声音,撕心裂肺。
 
  没有人明白,全世界的人都不明白,她有多爱这个男人,有多爱他,就有多不舍得伤害他。在得知他心里面的人只有宁夏后,她本来已经准备退出了。
 
  五指被车门佳德鲜血淋漓,那种钻心的疼,却不及他给自己带来痛苦的万分之一。
 
  只要他肯相信自己。
 
  只要他愿意听取解释,就算再多的疼,她也可以承受。
 
  莫褚寻淡漠地抬起眼皮,嘴角溢出一丝冷笑:“那叶大小姐不会还想说,你肚子里也有我的种吧?”
 
  “我说有,你会,信吗?”这句话,她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。
 
  “不信,不但不信,让我知道你肚子里还藏了个杂种,我会立即把他挖出来,给我和宁夏的孩子偿命。”
 
  叶明珠浑身哆嗦了下,死死瞪大了眼珠子,不敢置信:“你,你怎么能?”
 
  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,一阵剧烈的天旋地转,她晕眩了下,双腿仿佛生根了定在地面上。
 
  车门重重关上,染血的手掌无力垂下。
 
  大雨,下得更猛了。
 
  雨幕里,莫家听雨庄园里,莫褚寻站在屋檐下,双眸湛湛,冷漠的目光不知道穿透多远,似乎要用目光,将庄园外的女人杀死。
 
  “先生,叶小姐已经庄园外面等了一夜。”莫城低头,毕恭毕敬报道。
 
  莫褚寻无动于衷,身上罩着的墨色风衣无风自动,薄唇微抿,冷眸里闪过一抹弑杀和血腥。
 
  “通知吴局长,把人带走,蓄意谋杀伤害罪要判几年,他应该懂的。”
 
  莫城目光一闪,“那叶家……”
 
  “叶家?”他冷笑,眼底恨意更深:“取消叶家的任何合作,另外告诉叶家人,如果还想继续在港城好好待着,就驱除孽女,登报断绝关系。”
 
  “是。”
 
  “另外,把她以往的全部学历和资历取消,任何一所学校机构都没有她的档案。发一纸通知到法国去,就说她道德败坏,丧心病狂,蓄意杀人,已经被送到监狱,让学校将她除名。”
 
  宁夏被撞出事那晚,肇事车子是叶明珠的爱车,有记者拍到叶明珠上车的证据,加上叶明珠曾经扬言,谁要是敢跟她抢男人,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情敌。
 
  莫褚寻以及警方所有人,已经认定叶明珠。
 
  谁让她是港城最高傲不可一世的掌上明珠!
 
  谁让她拥有一辆世界限量版兰博基尼!
 
  谁让她,曾经对莫褚寻死缠烂打,疯狂追求!
 
  莫褚寻点了根雪茄放在唇边,袅袅烟雾挡住了阴鹜的眸,透过白烟,似乎能看到庄园外,一抹单薄的身影跪在地上,脊背挺得笔直,苍白的脸色仍无法掩盖她的高傲和倔强。
 
  他狠狠吸了一口,修长的指尖,掐紧了雪茄。
 
  叶明珠,你给宁夏带来的痛苦,我要百倍、千倍、万倍地从你从身上夺回来。
 
  ……!!!
 
叶明珠在庭御庄园外淋了一夜雨,先是站着,后来是蹲着,再后,怕压到肚子里不足三月的孩子,她选择了跪。
 
  膝盖上火辣辣的疼,这一跪,不仅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,也将一切的尊严和倔强都压在脚底下。
 
  只要莫褚寻肯相信,相信她是无辜的,相信她没有伤害宁夏,跪再久都值得。
 
  “叶小姐,请你马上从这里出去。”出来赶人的是门卫。
 
  “我要见莫褚寻。”她眯了眯眼,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。
 
  “先生不会见你。你做了这种事还敢出现在莫家,真是不知廉耻。”
 
  这时,莫城也出来,嫌恶地瞥了她一眼,走过来把她拽起来往外面拖,“叶小姐,不要逼我动粗。先生说不见你,就一定不会见你。”
 
  叶明珠挣扎:“不,我要见他,宁夏真的不是我撞的,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我在酒吧晕过去了,根本不清楚我的车子怎么会被别人开走。我已经打算第二天就去法国的,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。阿城,你去跟褚寻说,我不接受他的冤枉。”
 
  “宁夏不是我撞的。”
 
  “我叶明珠死也不会做出伤害朋友的事!”
 
  “阿城,连你都不相信我吗?”
 
  无论她怎么挣扎扭打,女孩子的力气怎么比得上人高马大的莫城,很快就被莫城拖了出去,扔在了距离庄园很远的大马路上。
 
  “宁夏小姐那么善良可人,把你当做她最好的朋友和姐妹。叶小姐,你害了宁夏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,难道不怕她们半夜来找你吗?”
 
  临走前,莫城摇摇头,满脸痛恨,只说了这一句。
 
  叶明珠泪眼婆娑,张了张嘴要解释,莫城已经离开。
 
  到底要怎么解释,你们才会相信?
 
  当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后,叶明珠挣扎着爬起来,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回走,双手护在小腹上,为了孩子,她一定要坚强。
 
  叶家别墅大门紧闭,任凭叶明珠在外面嘶哑着嗓子喊了许久都没有出来应门。
 
  许久之后,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的女孩子慢慢走出来,模样与叶明珠有几分相似,只是眼角的冷漠,却让她看起来显得阴鹜。
 
  “明美,你快开门,我好难受,好冷,你快开门啊!”叶明珠淋了一天雨,此时寒冬腊月的,她浑身就穿着一件毛衣,毛衣沾了雨水后又沉又重,如果不是撑着一口气,她早就晕过去了。
 
  叶明美走到围栏前,冷笑着:“姐姐,你还有脸回来,你知不知道,你这一次闯了大祸。”
 
  “你说什么?”叶明珠咬着嘴唇:“我让你把门打开!”
 
  “哎哟,还这么凶啊,姐姐你现在是个嫌疑犯,可不是以前那个肆意张扬的明珠小姐了。”叶明美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,此时却带着张扬的狠辣:“离开这里吧,爸妈不会见你的。他们在召开记者会,要跟你脱离断绝关系,从此以后,你跟叶家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 
  “我不信,我要见爸爸,你让他出来见我。”叶明珠不相信,就算叶家在港城的地位比不上莫家。但只是一个莫褚寻而已,就让她的父母吓成这样吗?
 
  不可能的!
 
  她摇摇头,根本不可能相信。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,说她是整个叶家的骄傲,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给她……他们那么爱她,怎么可能?
 
  就算莫褚寻用了某些手段威胁他们,叶家也不可能会放弃她的!
 
  叶明珠目光陡然一亮,双手死死攥着围栏,朝别墅里面大吼:“我是明珠,爸,妈,我是明珠啊,你们开门……”
 
  任凭她把嗓子喊得嘶哑无声,别墅里,依旧毫无动静。
  明亮的眼睛渐渐变得灰败,最后,黯然无光。
 
  别墅里,秦淑媛攥着手帕,在大门口走来走去,坐立不安,风韵成熟的脸庞上布满了着急。不时看向坐在客厅里的丈夫叶竟成,不时又探头看向了别墅外面。
 
  “老公,你看要不要把门——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叶竟成厉声打断。
 
  “你忘了刚才莫褚寻让人传话过来,我们要是敢让那个孽女进来,他就有办法让叶家彻底破产吗?”叶竟成面色冷厉,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:“明珠糊涂啊,为了一个男人,居然连谋害杀人的事都做得出来,让她踏进叶家的大门,你也不怕她把罪孽都带进来祸害一家子。”
 
  秦淑媛抹着眼泪:“可……她毕竟也是叶家的孩子……”还是被他们宠了那么多年的小公主。
 
  叶竟成站起来,朝着外面扫了一眼,摇头叹息:“那有什么办法呢,叶家几代留下来的基业,我不能让叶家毁在她手里。莫褚寻的手段,你是明白的,莫家当年就跟一些黑势力有过瓜葛,如今更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。相比起来,叶家,正在一步一步衰落啊……”
 
  如果可以,他何尝不想救自己的女儿?
 
  可,明珠做了那样的蠢事,还被人拍下来寄到警局去。叶家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名声,就因为她,一落千丈。
 
  “说起来,还不是怪你这个当母亲的从小宠溺她,慈母多败儿,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,尽做些丢人败兴的事。”叶竟成心一狠,沉着脸朝妻子怒吼。
 
  秦淑媛不敢反驳他,咬了咬下唇,性子怯懦的她,终究是不敢跟丈夫狡辩。
 
  “那明珠……”
 
  “做错事,就得承担责任,让她到警察局里呆个几年,至于登报断绝关系的事……”叶竟成还是有些犹豫。
 
  秦淑媛抓着丈夫的手腕,摇头哭喊:“使不得,明珠是咱们叶家的女孩儿,说什么也不能把她驱逐出去。你说她错了坐牢我同意,可要是把她赶走,她也是我心头上的一块肉,你怎么舍得?”
 
  “不舍得又怎么样?证据确凿,她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错误。淑媛,你再这样纵容下去,叶家迟早得毁在你们母女手上。”
 
  叶竟成声色俱厉,狠狠盯着妻子:“我警告你,叶家的产业,绝对不能败落,就算明珠进去了,我们还有明美啊。明珠从小就任性妄为,高傲跋扈,明美温柔乖巧,又孝顺长辈,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 
  秦淑媛还是摇头,泪如雨下。
 
  “而且,明珠从小就跟我们不亲,她是罗一繁带大的孩子,跟那姓罗的亲,就算没有她,我们一家子还是好好的。”叶竟成劝说妻子。
 
  “说到底,你不就是贪图罗一繁送给她的巨——”
 
  “闭嘴!”叶竟成打断妻子,瞳仁猩红而狠厉:“叶家,还是我叶竟成在做主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我!”
 别墅外,叶明珠嗓子嘶哑,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,身体瘫软,整个人晕眩不堪。
 
  “最后一次叫你姐姐,再见,希望你死在监狱里,再也不要出来祸害我们了。”
 
  叶明珠颤抖着声,许久都说不出话来。
 
  “明美,你就这么乐意看我死在里面?”她无法相信,从小温柔乖巧的妹妹,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语来。
 
  叶明美轻佻地打量她,叶明珠叫得越惨,她心里就觉得越发畅快淋漓。多少年了,她等了多少年,才等来叶明珠倒了一次大霉。
 
  叶家,明明有两位小姐。可整个港城的人,却只记得她叶明珠。
 
  凭什么?
 
  她叶明美哪点比不上叶明珠?为什么所有人眼里看的,嘴里说的,所谈论的,永远都只有一个叶明珠,而她叶明美,却成为叶明珠的衬托,成为凸显她明珠小姐高贵的绿叶?
 
  永远忘不了那一次,在港城举办的名媛聚会上,她被其她名媛,误认是叶明珠的女佣,而那个总是高傲不可一世的姐姐,却一句话都没有替她解释,让她成为整个名媛圈里的笑话。
 
  叶明美紧紧攥住了手掌,明艳的脸庞上,挤出一丝阴测测的笑。
 
  “是啊,我希望你死,你死了,我才是叶家最受宠爱的大小姐。”
 
  “你……”
 
  “叶小姐,根据我们调查到的情况,三天前晚上十一点,你开车故意撞上宁夏小姐,导致宁夏小姐流产重伤成了植物人。现在以故意伤害罪逮捕你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 
  “证据呢?”
 
  “林记者拍到你上车的证据,出事当天开的是你的爱车,还有案发前,你曾经给宁夏小姐发送的一条威胁信息,证据确凿。”
 
  “什么信息?”
 
  “你威胁宁夏小姐离开莫先生,让她从此不要出现在港城。”
 
  “我没有,我会让律师提起上诉。”
 
  “叶小姐,走吧,是非曲直,自有公论。”带走她的警察目光一闪,人证物证俱在,这位大小姐就是再犟也百口莫辩。
 
  监狱门口,叶明珠见到了莫褚寻。男人长身玉立,一副全世界塌下来都毫无畏惧地冷酷。
 
  “就算你把我送进监狱,我也不会承认。”叶明珠扬起下颌,无比坚定地说。
 
  精致绝美的小脸无所畏惧,高傲而自信,几缕发丝垂下来,微微遮挡住那双墨染般的眼。
 
  可,轻轻颤动的睫毛,还是出卖了她紧张。
 
  莫褚寻遥遥看她,那冰冷的视线,要将她身体穿个窟窿。
 
  “承不承认已经没有关系,你这张美丽的面孔下,藏着一颗肮脏恶毒的心,这是你改变不了的。”
 
  莫褚寻冷笑,语气残忍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在里面好好享受吧,我会让人多多关照你的,叶大小姐。”
 
  叶明珠脸“唰”的一下白了。
 
  至此,她已然明白,莫褚寻不会原谅她,死都不会。
 
  他恨不得将她杀死,可是杀死她就太便宜了,所以,要狠狠折磨她,将她折磨得生不如死。
 
  这才是他的如意算盘。
 
  转身的一刹,嘴角泛出一抹苦到了极致的笑。
 
  这四面牢笼,以后将是她的归宿。
 
  叶明珠是这么以为的,可惜不用多久,她就知道她的以为是多么的天真。
 
  天真的以为,她拒不承认的话,会有人给她洗刷冤屈。
 
  天真的以为,叶家终究狠不下心来放弃她,会冲到这里来把她带走。
 
  原以为,这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惨的事,可,得罪了莫褚寻,更大的悲惨生活还在后面等待着她。
 
  进监狱的第一天,她就被人从铁床上拖到了地上,监狱里的一群疯女人把她按在地上一顿死命的揍,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不知从哪里捡来一块锐利的石子,笑得如同来自地狱的厉鬼。
 
  叶明珠瑟缩着躲到了角落里,“你想干什么?你敢靠近我,我就叫狱警,救命,救命啊……”
 
  那个女囚忽然阴测测笑起来:“哈哈,你叫啊,叫破喉咙都没人敢来。”
 
  旁边一人狠狠往叶明珠脸上甩了几巴掌,“疯姐,还跟这女人费什么话,我最讨厌长得比我好看的女人了。”
 
  “哈哈……就是,听说这个贱女人还是什么港城第一美女,我看比狗还不如。”
 
  “毁了她,把她毁了,说不定我们还能早点出去。”
 
  叶明珠一手撑着墙壁,一手护着肚子里的孩子。在被打的时候,她都是趴在地上,害怕被她们打中小腹。她所有的傲气和自尊,在腹中孩子的前面,都变得微不足道。
 
 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她没有躲。
 
  “你们,想毁了我是吗?”她躲在墙角,两眼厉色环顾一圈。
 
  那个叫做疯姐的女囚眼睛猩红,手里还抓着一块石子,桀桀阴笑:“我讨厌比我好看的女人。”
 
  “好,不用你动手,我自己来。”
 
  如果一群人围上来,她的孩子一定会被她们打掉的。
 
  叶明珠颤抖着手接受那块石头,深深呼吸了口气,将尖锐的一角,从额头上往下,狠狠一划。
 
  吹弹可破的肌肤从中间破开,鲜血涌出,一脸妖艳血红。
 
  剧烈的痛,毫不留情地撕开她的心口,在上面用刀子,一刀一刀的,撕裂,切割,分离。
 
  一划而下,没有迟缓。
 
  鲜血漫进嘴里,满嘴的铁锈味,她裂开嘴巴,露出一个可怕的笑:“可以了吗?”
 
  那群女囚似乎被她的狠绝吓到了,都征了怔。
 
  哪个女人会不重视自己的容颜,哪怕女人会亲手毁掉自己的美貌?
 
  更何况,还是被誉为港城第一美女的女人。
 
  一群女囚疯狂了,手舞足蹈叫起来:“不够不够,毁了,彻底毁了!”
 
  举着石子的手,毫不迟疑落下来。
 
  鲜血,一滴一滴的,滴答滴答溅在黑色的地砖上。
 
  那些女人往她身上吐了几口唾沫,这才聚在一边窃窃私语,叶明珠听力很好,模模糊糊地从她们嘴里听到了“莫先生说过”、“莫先生吩咐”之类的话,心脏一下子跌落了万丈深渊,冻结成冰。
 
  原来、原来是你……
 
  莫褚寻!莫褚寻!莫褚寻!
 
  呵呵……把我送进监狱还不够,还要让她们把我毁了是吗?你就那么恨我,那么肯定我伤害了宁夏和她的孩子……
 
  可,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啊……
 
  
 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