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唯美 >

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肉文小说

中午饭依旧是玉米糊糊,大家围着北厢房堂屋的桌子坐下。
 
杨青山瞅瞅坐着的人,扭头对大虎道:“把你大娘和白雪喊出来一起吃午饭。”
 
大虎“哎”了声,站起来就要走。
 
“不许去,看到她两就烦!”老太太激动道。
 
杨青山见状皱了眉头,“今儿有事商量。”
 
提到这个,老太太瞅一眼杨柳,不说话了。
 
大虎见状,赶忙往大房跑。
 
“三房的人呢?”杨青山又瞅了眼屋子里头,问道。
 
杨柳垂了眸子,应道:“在挑粪水。”
 
“二虎,去把你娘喊回来吃午饭。”杨青山对二虎道。
 
不等二虎站起身,申氏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:“我回来了回来了,不用去喊。”
 
大伙扭头看去,就见申氏已经经过院子门走进来,没一会儿就走到北厢房来,坐在了凳子上,偷偷瞅一眼杨柳,也不管其他人,端起桌子上的碗就往嘴里扒拉玉米糊糊。
 
二房孟氏扯了一把申氏的衣服:“弟妹,你这……这还是去洗个手来吃饭吧?”
 
“洗啥手啊,不干不净吃了没病。”申氏挣脱开孟氏,埋头就继续吃了。
 
杨柳上下打量她,看来已经在外面躲了许久了,要不哪儿能这么快说回来就回来的?
 
瞅着她吃了,其他人也纷纷端起碗吃起来。
 
大虎带着大房的郑氏和白雪过来,将长条凳让给她们坐,自己挤着二虎坐下。
 
吃完一小碗玉米糊糊,杨柳就放下碗筷,再瞅桌子上的人,大家吃完了,还跑去抢她那一大汤碗玉米糊糊。
 
感觉有人盯着她,杨柳扭头看去,正对上白雪慌乱的眼神,她慌乱地低下头。
 
“娘,这个不好吃。”阿松放下空碗,对身边的杨柳抱怨。
 
老太太冷哼:“爱吃不吃!”
 
要不是为了她闺女,她早把这傻子赶出去了!
 
阿松虎着脸,不高兴地坐在一边不吭声。
 
看着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杨青山抽了口旱烟,沉默良久,才道:“大家吃完了,我就说个事。”
 
大虎二虎边舔碗边瞅着他,其他人一个个都坐直了听着。
 
“我跟你们娘商量了,选个好日子,让柳儿和……”杨山青说到一半,扭头去看杨柳。
 
杨柳会意,应道:“阿松。”
 
“跟阿松成亲。”杨青山说完,就又吧嗒了一口旱烟。
 
一听到这个消息,白雪下意识就扭头去看阿松,瞅见他的长相,脸颊微红。见阿松看过来,那一脸的憨相,她心里一慌,赶忙看向她娘。
 
郑氏手有点抖,赶忙去揪了一把白雪的大腿,示意她别吭声。
 
“不是我说,爹,柳儿咋能嫁个傻子呢?你们可不能把柳儿往火坑里推啊。”申氏赶忙插嘴道。
 
她之前可都看到了,这死老太婆攒了一堆好东西给小姑子当嫁妆,要是这时候成亲了,那些东西可全要给小姑子了。一个赔钱的丫头,凭啥拿这多嫁妆?这都该给儿子的!
 
“我不是傻子!”阿松猛地站起身,撞得桌子整个往孟氏那边移动了不少,满脸的怒气。
 
孟氏被吓了一跳,一只手抓着小贤,一只手抓着杨叶,身体紧绷着。
 
申氏也被吓了一跳,上午这傻子可刚打过丁卯媳妇。这要是被他踢一脚,那可就惨了。
 
这么一想,她赶忙缓和了脸色,应道:“我这不就随口一说,你着啥急?爹娘,咱家几个男人都不在,这会儿成亲可不委屈了柳儿?”
 
不行,咋样也得拦着等孩子他爹回来,到时候闹分家,把那些好东西都攥在手里,到时候管小姑子嫁猫嫁狗呢!
 
杨柳拍拍阿松的肩膀,让他坐下,阿松气呼呼指着申氏跟杨柳告状:“她骂我!”
 
“回头我帮你收拾她,你先坐下。”杨柳安抚道。
 
阿松应了一声,坐在杨柳身边。
 
申氏这话是说到老太太的心坎里了,她扭头瞅向杨青山:“老头子,要不等咱三个儿子回来再让柳儿成亲吧?”
 
“村里能让你等到那时候?”杨青山脸色铁青。
 
老太太不敢吭声了,扭头看向杨柳,心里不好受,抓着杨柳的胖手一下下摸着,心里直冒酸气。
 
杨青山抬起头,看向屋子里的女人孩子,道:“等不了他们回来,选个好日子让他们成亲。阿松也没住处,就让他入赘。”
 
“啥?入赘?”申氏惊呼。
 
另外两房的媳妇也吃惊地瞅向杨青山。
 
一般只有家里没儿子的人家才会找上门女婿的,这傻子要是入赘了,那杨柳不就是当个儿子了?往后家产不得分她一份?
 
“爹,这可不成吧?咱村的闺女可都是往外嫁,有哪家是往自个儿家里招人的?”申氏着急道。
 
老太太“唰”一下站起来,隔空点着申氏的鼻子,怒喝道:“我和你爹还没死呢,你就跳出来叭叭!”
 
被老太太这么一吼,申氏扁了嘴,歪着头应道:“这事儿我大嫂二嫂也不能答应的,是不?”
 
说着就扭头看向郑氏和孟氏。
 
“老大媳妇,你咋说?”老太太双手叉腰,虎着脸问郑氏,那眼神如同盯着猎物的毒蛇,好似只要郑氏说一句不对,她就能上前撕了郑氏。
 
郑氏抬头,扯了个笑脸,应道:“我一个女人能懂啥,还是得听爹娘的。”
 
“大嫂!你咋说违心话?”申氏着急了。
 
郑氏垂下眸子,掩饰自己的情绪,应道:“三弟妹,咱也没分家,我也没啥主见,要你不愿意,那等孩子爹回来再说也成的。”
 
“好,二房媳妇呢?”老太太又将目光移到孟氏身上。
 
孟氏赶忙站起身,低着头应道:“我……我听爹娘的。”
 
杨柳眼观鼻鼻观心,不掺和这事。
 
要真说起来,她对这个家也没啥感情,走不走的无所谓。不过她刚来这时代,一穷二白的,要真嫁出去,连躲雨的屋顶都没有,更别说吃饭啥的了。
 
她可没那么傻,在这个时候跟便宜爹娘对着干。
 
“事儿就这么说了,让阿松入赘。你们也别想多,阿松也不能带着柳儿吃白饭,一会儿吃完饭我就带他下地干活。”
 
杨青山最后拍了板。
吃了午饭,大家纷纷回了自己屋子睡午觉。
 
杨白雪一进屋子,就扯了郑氏的衣袖慌张地问:“咋办啊娘,小姑没喝那药,被这不知道哪儿来的男人给喝了,要是他们知道了我们咋办?”
 
郑氏关了门,抓着她的手,轻轻拍拍,应道:“这事只有咱们娘俩知道,只要咱们不说出去,谁能知道?”
 
这话安抚住了杨白雪,她心下稍安,可转念一想,就又急了:“小姑没傻,那……那她要是还不放过咱们咋办?到时候……到时候我活不了了!”
 
“平时教你的这时候都忘了?”郑氏冷了脸,训斥杨白雪。
 
瞅着闺女不出声了,郑氏才道:“她现在要着急成亲,以后还得照顾那傻子,只要我们躲在屋子里不出去,她也没那多精力想着咱们。只要咱们再忍两个月,等你爹回来……”
 
后面的话她没说完,但杨白雪已经明白了。
 
门外响起了申氏的声音,郑氏对杨白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转身打开了房门。
 
等申氏进屋子,反手就将屋门给关上了。
 
“大嫂,二嫂傻就算了,你咋也这傻?要是真让那傻子入赘了,咱们家那些田地啥的可都得多分出去一份啊!”申氏一进屋子,来不及坐下就嚷嚷起来。
 
郑氏眸光一闪,心下有了计较,拉了她的手,无奈叹气:“三弟妹,你知道我们这啥状况的,老太太还想咋收拾白雪呢,我哪儿敢说话?”
 
“都过去这多天了,你们不还好好的吗?”申氏怀疑问道。
 
郑氏摇摇头,无力道:“这些天我们没日没夜地做绣活,都送去给咱娘了,让她卖了攒钱给柳儿当嫁妆,咱娘让我们娘俩就在屋子里干绣活呢。”
 
一听这话,申氏心里的火气就一个劲儿往上涌。
 
“啥?还备着嫁妆?咱娘可已经给那赔钱货攒了一对银镯子一根银簪子外带一把银锁了,这些我可都听着了,还想让你给她咱嫁妆?”
 
郑氏也没料到会听到这个消息,瞪大了眼。
这神情可是让申氏得到赞同了,心里更气,当下就把半年前她听到老头老太太说这话的事跟郑氏说了。末了,又加了一句:“要上回她淹死了多好,这些就都是咱们三房分了!”
 
说完,申氏扭头对白雪道:“她落水你就该拿竹竿子打她,弄死她就好了!”
 
白雪吓得脸色惨白,眸光闪闪,连连后退。
 
郑氏眸中精光一闪,当下拉了申氏,对她叹息道:“弟妹啊,我们现在可不比你,好歹你生了两个儿子有底气的,往后家产你也多分些,说话比我们有用。我们如今是不能开口了,要不我白雪就没命了。”
 
几句话将申氏的一腔怒火给堵了回去,申氏心里也是琢磨开了。
 
她儿子多,往后家里的田地和银子定是分她家的多,要是真入赘了,那她可就亏大发了。
 
不成不成,定不能让那傻子入赘。
 
......
 
杨柳抱不动那个大木盆,就喊了阿松帮她抬着。
 
刚准备弯腰,阿松轻松将那一大盆水给抱起来,往外头走。
 
瞅着他这力气,杨柳是暗暗咋舌。
 
跟着他出去把水倒了,杨柳笑呵呵拍着阿松的肩膀,夸赞道:“力气真大,下午去地里可得好好干活。”
 
要是干的活多,也不算占了杨家多少便宜吧?
 
被夸奖的阿松咧着嘴笑,高兴地拍着胸口,应道:“我有很多力气!”
 
瞅着他这憨态,杨柳也被他这纯真的笑容感染,心里也琢磨开了。
 
原主已经十四岁了,差不多到了要说亲的年纪,到时候媒婆说一户人家,她嫁过去,ooxx,再生个孩子,损伤身体,活到五六十就嗝屁……
 
要是跟这傻子成亲,他啥也不懂,就应付过现在的难关,等她以后挣钱能养家糊口了,这傻子万一哪天正常了,他们再和离,皆大欢喜。要是好不了,那就当学生教导也没啥。
 
这么一想,杨柳更觉着跟阿松成亲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 
就是不知道等他这个社会人清醒过来,会不会咔嚓一刀把她给宰了……
 
想到这儿,杨柳浑身一哆嗦,偷偷瞅了眼人畜无害的阿松,心里稍安。
 
“好痒。”阿松抓了披散的头发。
 
杨柳瞅过去,就见他那披散的头发已经干了,正随风往脸上飘。
 
一把抓住阿松,进了屋子,用原主的篦子帮阿松梳头发。
 
阿松的发质极好,还软乎乎的,她趁着梳头的空隙,揉了好几下,手感极好。
 
“我要努力干活养娘!”阿松乖巧地坐在凳子上,握紧了小拳头,脆生生道。
 
杨柳觉得好笑,顺着他的头顶摸到他后脑勺,嗯,手感极好。
 
“那你下午得跟他们好好干活,不能偷懒,知道不?”
 
“知道!”阿松朗声应道。
 
杨柳心情舒畅,将他头发整个抓在手里,满满一大把。将头发梳在头顶,随意卷成一个圆髻,扭头去找东西系,四处张望都没瞅见。
 
“你绑头发的东西呢?”
 
阿松赶忙低头,从怀里掏出一个半圆形黑色皮质,带着两根长长带子的东西递给杨柳。
 
这一看就不便宜的东西,要真戴他头上,也太招摇了。
 
“你抓着头发,别散了。”
 
阿松赶忙举着手抓了头发,乖巧应了声“好”。
 
杨柳去自己的箱子翻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,瞅见旁边一块白色的盖头布,她立马撕了个布条,帮着阿松把头发绑成个圆髻顶在头顶。
 
这么一弄,阿松整个人瞅着都精神了。
 
他高兴地去抓自己的头发,站起身跳了好几下,高兴地不行。
 
隔壁老太太对着喊道:“柳儿,可别让他待你屋子里!”
 
杨柳赶忙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阿松也跟着“嘘”了一声,坐在床边高兴地摸着自己的头发。
 
坐在镜子前,杨柳用只剩下五根齿的篦子梳着自己的头发。
 
用无患子水洗过,这头发完全不油了,摸着就干净清爽,身上也舒舒服服,一点都不痒了。
 
看来这无患子果然如她记忆一般好用,下午再去捡一背篓回来,好好弄点洗涤剂,晚上让他们都试试,明天就去镇上卖,顺带多买点白米白面回来,她要改善生活!
从五里屯到镇上是一条宽阔的马路,五里屯的村民到镇上一般是两刻钟,杨柳在杨叶的搀扶下气喘吁吁走过去用了大半个时辰。
 
姑侄两人找了条人多的街,就着个空地放下背篓,坐上了两个小凳子。
 
“这……这些真能卖钱吗?”杨叶犹豫着扭头问杨柳。
 
下午她刚睡醒,小姑说要把枣子和那无患子壳煮的水卖了换大米回去。她也不敢多说,背了背篓就跟着小姑过来了。
 
“能。”杨柳说得斩钉截铁。
 
肯定能,要不她拿啥换大米吃?她可不想一直吃掉光牙的老头老太太才喜欢的玉米糊糊。
 
杨柳拿了帕子擦汗,走太多路了,她有些熬不住。
 
杨叶跟着安安静静坐着,旁边的人来来往往,就是没一个到她们跟前来问一声。
 
“卖东西要吆喝的,你们这么干坐着哪儿能有客呢?”旁边一个花白头发的六十多的老婆子凑过来些,提醒两人。
 
杨柳扭头看去,那老婆子跟前放着两个红桶,靠近她这边的是一桶老豆腐,用水浸着。另外一边是一桶黄豆,应该是老婆子收的。
 
麻婆豆腐、肉末豆腐、鲫鱼豆腐汤、皮蛋拌豆腐、鸡蛋蒸豆腐……
 
“姑,你咋流口水了?”杨叶惊奇。
 
杨柳抬起胖手摸了一把嘴角,指尖一点晶莹。
 
“这是汗。”杨柳淡定地拿了帕子擦手,顺带将嘴角也给抹了一把。
 
杨叶:“可它是从你嘴里……”
 
杨柳瞥了她一眼,在吓得杨叶不敢说话后,她才应道:“你看错了。”
 
要死了要死了,她竟然会流口水!果然是吃了好几天的玉米糊糊,现在的她很饥、渴啊!
 
捂着心底的小紧张,杨柳恶狠狠道:“还不吆喝?”
 
杨叶身子又是一哆嗦,小声嘀咕着:“枣子……”
 
“你要放开了嗓门喊,要不人听不见的。”那老婆子温和笑着,脸上的沟壑舒展开,犹如一朵绽放的花朵。
 
杨叶深吸了口气,提高了点声音:“枣子~”
 
喊了第一嗓子,她也慢慢鼓起了勇气,接下来就自然多了,一声比一声大。
 
扭头瞅了眼吆喝得起劲的杨叶,杨柳擦了一把脖子上的汗,心里暗暗感叹这丫头还挺上道。
 
没一会儿,就有个三四岁的孩子拉着一个四十多的女人指着这边喊:“要吃枣子!”
 
杨叶一瞅见,赶忙对着那四十多的女人喊了几嗓子,女人拗不过孩子,带着过来了。
 
“你这枣子甜不甜啊?”那女人张口问道。
 
杨叶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,扭头就去看杨柳。
 
“我得尝尝。”那女人不等两人开口,抓了一个最大的往自己孙子嘴巴里塞。
 
小男孩咬了一口,甜丝丝的,笑着露出了一口的小米牙。
 
瞅着孙子喜欢,女人顺手又抓了一大把,往自己嘴里送了一个,吧唧着嘴应道:“不甜啊,那走吧。”
 
杨叶着急了,赶忙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我们是要卖钱的……”
 
“又不好吃,我不买,凭啥给钱啊?”那女人扯了嗓子嚷嚷。
 
这声音大,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目光都移到这边了。
 
被这么多人盯着,杨叶心里发憷,扭头又去看杨柳了。
 
哟呵,第一天做生意就碰上爱占小便宜的人。
 
“不好吃你吐出来。”杨柳反唇相讥。
 
那女人双手叉腰,那叫一个理直气壮:“买东西尝尝咋啦?不好吃还硬要逼着人买,哪儿有你这么做生意的?”
 
四周的人慢慢围了过来,那女人下巴抬得老高。这种时候还敢跟她闹下去,那这生意也别做了。
 
旁边卖豆腐的老婆子摇摇头,扯了一把杨叶的衣裳:“丫头,做生意可不能得罪人,你们就吃了这哑巴亏吧?”
 
被这么多人盯着,杨叶心里也直打鼓,凑近杨柳的耳边低声道:“小姑,要不……要不咱们就算了?这枣子也没花钱的,咱们……”
 
杨柳斜了她一眼,就将她吓得不敢吭声了。
 
这时候算了,那不是吃大亏了?她这满脸横肉长得是好玩的,一点儿没瞅出来她不好惹?
 
杨柳晃动自己庞大的身躯,朝着那女人一步步走过去,每一步都似乎带了声音。
 
坐下去还不觉着,这一站起来,大伙才瞅出来杨柳这个头有多大,纷纷倒抽口凉气。
 
哪家没出阁的丫头不是窈窕好看的,咋这丫头瞅着就一脸凶相,怕不是……怕不是啥狠人哟!
 
在那女人跟前站定,那小男娃心里害怕,哇哇就哭了起来。那女人心里也直突突,带着小孙子朝后退了一步,紧张兮兮道:“这么多人看着呢,你可别乱来!”
 
杨柳咧了嘴,露出森森白牙,伸出胖乎乎的手,一把抓住那女人枯瘦的胳膊。
 
“啊!疼疼疼!胳膊要断了!”那女人尖叫着,另一只手就要去薅杨柳的头发。
 
杨柳将那女人两只手都抓了,单手扣住她的两个手腕,扣出那女人手里的枣子,转身就朝着人群走去。
 
瞅着她这样,那些人下意识就要后退,杨柳露出一个自认友善的笑容,抓了枣子一颗一颗往前面的人面前送。
 
“各位都尝尝我这枣子,你们评评理,这枣子甜不甜。”
 
那枣子都送到自己跟前了,那些围观的人伸手就接了过去,互相对视着,就往嘴里送。
 
闹事的女人愣愣瞅着杨柳的动作,心里就有一股子糟了的感觉。
 
一个个吃了,纷纷点头。
 
杨柳大方地将所有的枣子都发完了,这才拍拍手,一一盯着那些尝过的人。
 
吃着嘴短,那些人被杨柳这么盯着,只能点头:“甜。”
 
看吧看吧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!
 
杨柳心里桃花开,胖乎乎的手举在半空,朗声对着四周吆喝:“甜枣子咧,一个铜板一斤,买三斤送半斤嘞,买五斤送一斤还送洗涤剂一小杯哟!”
 
“一个铜板一斤?买点回去给我家那几个馋嘴猫吃!”
 
“那我要三斤,还送半斤,要划算些。”
 
“那不如买五斤啊,送一斤呢,还有啥洗涤剂,啥是洗涤剂?”
 
人群吵吵嚷嚷着,想买东西的人朝着杨柳这边围过来。
 
那想占便宜的女人赶忙抱起还在哭的小孙子,连连朝后退去。
 

猜你喜欢